來找樂趣人數:

蝴蝶

作者:馬丁.布斯

原文作者:Martin Booth

譯者:姚怡平

出版社:晶冠出版社

 

  『蝴蝶的翼幅大多不超過一便士的大小,色澤光彩奪目,因光線不同而或明或暗,才不過數毫米的距離就從朗朗夏季的天空藍轉換成洗淡的黎明藍。』

  這是蝴蝶的美麗之處、這是蝴蝶先生的高明之處。

 

  說到底,我們還是不知道,蝴蝶先生究竟姓啥名什麼。我們還是不清楚他的過去是如何,只知道,歷史與歲月,即使他再不怎麼想承認,還是在他身上、心中留下了痕跡。

 

  若說這本書是推理小說或犯罪小說,也是可以的;若說是言情小說,自然也是在範疇內,但都不足以代表作者想傳達的訊息:這只是每一個人都會遇到的事,只是情狀不同,本質上完全近似。人生,決定權在自己手上,但命運,卻不一定是你能決定的。

 

  在義大利的某一個小鄉村裏,搬來一位藝術家,因為藝術家主要是以畫蝴蝶為主,從房東太太開始,大家都叫他-蝴蝶先生。

  蝴蝶先生與教區的貝尼德托神父感情融洽。他很喜歡與神父的反正辯論,神父以其宗教立場開導他,而他則以生命歷練過的實際來反駁,一來一往之間,彼此惺惺相惜著。小鎮上的人都純樸可愛,即使對蝴蝶先生心中存有好奇,但還不致過於彰顯,造成他的困擾。他喜歡這裏的人事物,如果能定居下來,也許是件可以考慮的事。更何況,他遇到了心儀的女性-克拉拉。

 

  蝴蝶先生的年紀已然不小,但克拉拉卻還是個剛邁入成年的年輕女性,兩者之間的發展,是這個故事除了與暗影者交手另一個吸睛點。試著猜想一下,為什麼克拉拉會讓飽經風霜的蝴蝶先生愛著,大概是因為她身上散發出的純真與信任,讓蝴蝶先生想起了失去已久的,年少遙遠。

  

  作者馬丁.布斯寫道:藝術不過就是呈現觀察的內容罷了。

  但呈現的手法與內容就決定了藝術的內涵價值。

  在本書中,馬丁使用近似中國古典詩詞的先遠後近法做為基礎架構。

  先從那看起來一點都跟故事毫不相干的涵洞與聖人傳說為始,再輕描淡寫的提及蝴蝶先生的過往英國小鎮,焦點從遠遠的過去,移轉到現在居住的義大利村莊,從景物到人物,從與神父及村莊中其他人的對話到與自己的朗朗告白。虛虛實實、真真假假。再加上暗影浮動,要說懸疑性有懸疑性,要談哲學有哲學,頁數雖不多,實則豐富多姿,令人回味無窮。

 

  故事中段開始,暗影者的追殺開始步步進逼。蝴蝶先生安排別人的死亡,當然,也會有人想安排他的死亡,而且已然付諸行動。這種事對蝴蝶先生來說,是意料中事,早就在入這一行時,就做好了萬全準備,所以他才不信神、不信人,只相信自己。不承認歷史、不承認命運,只承認一切都由自己的心做決定而得出的結論。

  只有絕對的實際、不存在任何美好的幻想,才能保存生命。

  

  這樣的靈魂,是絕對孤寂的。

  就像蝴蝶,注定短暫一生,都將在花開春季,輾轉於各朵花之間,沒有停留的,直到生命終結。

 

  即使心裏有最愛的那一朵。

創作者介紹

€艾瑪找樂趣€

藍顏飛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unnysocute
  • 這本書調子慢,不過慢慢讀,比較能細細品味。
  • 雅(廣廣娘)
  • 雅近年來很喜歡蝴蝶...看到它們心情就會美麗